中国·镇原

您现在的位置: 镇原县党风廉政网 >> 廉政讲坛 >> 正文
为官当修官德,官德养于平日——《中国古代官德研究》读后
时间:2014/12/1 14:47:14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
    单从书名上看,《中国古代官德研究》一书似乎只是研究古代官德的,读后才发现作者怀有很强的现实关照意识,研究古代官德是为了解决当今官场失德的缺陷问题。作者于书中前五章概述了古代官德的产生、发展、内容、缺陷和建设以及与官德相关的一些官箴书,最后一章把研究视角转投到了现代:古代官德对现代官德的借鉴,分析了当代官德缺失的表现及原因,并列举了当代官德缺失的典型案例,最后提出了当代官德建设的几点建议。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那么开出的药方就不能只有一味。法治固不可少,监督更要加强,官德也需强调。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其中“不敢腐”主要靠法治,“不能腐”离不开监督,“不想腐”则强调官德。通读《中国古代官德研究》一书,我们就会明白强调官德的重要性。  
    中国的传统政治体制,决定了官员担负着治理国家的重要职责,也行使着很大的权力,他们道德修养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衰和政权的稳定,所以历代统治者和思想家都十分重视对官员道德问题的建设,并配有相应的检查和督促措施,要求官员率先垂范和身体力行。历史也已经证明:单纯靠法律对官员的行为进行约束还不能保证官员队伍的廉洁高效,还必须把法律约束与道德教育有机地结合起来,变他律为自律,才能提高官员遵纪守法和依法办事的自觉性。  
    古代中国是一个礼法合治、德主刑辅的社会,古人很早就明白官德对于官员、国家的重要性,正如王岐山同志所说的那样,“领导干部一旦在德上出问题,必然导致纲纪松弛、法令不行”,以今证古,从十八大以来查处严重违纪违法“活”的案例看,有的领导干部根本不学党规党纪,不知法律法规,无视规矩、不讲廉耻,无法无天、胆大妄为,根本不把党纪国法当回事,毫无戒惧之心。古人正是看到了官德失则法乱国危,所以才会重视官德建设,并建立起一套相对完善的官德建设机制,作者在《中国古代官德研究》一书第四章对这套机制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概说,对我们今天的官德建设来说,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这也是本书的亮点所在。  
    官德建设听起来似乎简单,然而通读《中国古代官德研究》一书,我们会发现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古代官德建设首先有它的教育机制,在通过科举考试选拔官员的时代,官德教育并不是从官员入仕才开始的,早在学校和科举考试时就已经着手进行了。古代科考主要考儒家经典,学校也主要教儒家经典,经书里面贯穿着孔子“为政以德”的思想,这对官员提出了很高的道德要求。孔子告诫官员要“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官员出仕为官是为了“行道”,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目标,而不是为了“利身”,依靠当官发财致富。明代心学大家王阳明也强调官员要是为行道而为官的话,就能做到“不以险夷得丧动其心,而惟道之行否为休戚”,这样的官员绝对不会贪财;相反,官员要是为了利身而从政的话,就会“怀土偷安,见利而趋,见难而惧”,这样的官员必会为财患得患失,能无所不用其极。所以古代在学校就很重视对将来要为官的学生进行清正廉洁的教育,清正廉洁是官德的一个很重要内容,官以清廉为本,清廉如果不“养于平日”,那么官员将来一旦处在官位面对钱财时,就很难做到不动心。  
    除了学校教育以外,对官员官德的教育还包括官员入仕之后的学习教育,特别是刚入官场的新人,更要学为官之道,修为官之德,如唐代武则天就为即将踏入仕途的贡举之士编撰了《臣轨》一书,全面阐述了为官者应具的品德和具体的为官准则。当然,家庭教育在官员的官德教育方面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许多士大夫也写了“家训”、“家规”和“治家格言”等来教育自己家族中的子弟,如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影响深远。  
    古代官德建设除教育机制外,还有一套保障机制,主要包括“以德为先”的选任标准、“彰善瘅恶”的监察制度、“奖廉惩贪”的考核机制和“严于治吏”的法律制度。历代统治者都十分重视对官员的选拔,并制定了许多条例和标准,其中对官员道德的要求都是放在第一位的,也就是司马光主张的“德行为先”,我们今天在选拔任用干部时仍然强调“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官员选拔任用之后,监察管理就非常重要,即使选了德行好的官员,如果没有有效的监察制度,这些官员也有可能变坏,“彰善瘅恶”的监察制度就是为了保证官员坚守道德标准,正常履行职责。为了保障官员按照官德的要求去做,古代还建立了有效的管理考核制度,其中都有对官员道德的考核内容,其核心思想就是“奖廉惩贪”。此外,古代也重视法律对官员道德的约束作用,历代王朝都制定了惩罚官员职务犯罪的各种法律,“严于治吏”的目的就是要规范官员的行为,使那些违反官德而犯罪的官员受到法律的制裁,从而以儆效尤。  
    当然,古代官德建设也不是没有问题和缺陷的,如存在重权力轻约束、重内省轻规范的倾向,其作用也不是无限的。古代虽然十分重视官德建设,但官员的官德水平还是有云泥之别,如在官箴书发达的清代,既培养出了“天下廉吏第一”的清官于成龙,也造就出了清代第一贪官和珅。尽管古代官德建设也存在许多问题,但它毕竟是集几千年官德经验之大成,我们今天可以从古代官德建设中吸取其有益营养,再加以现代官德的内容,为今天的官德建设服务。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华民族创造了独树一帜的灿烂文化,积累了丰富的治国理政经验,其中既包括升平之世社会发展进步的成功经验,也有衰乱之世社会动荡的深刻教训。”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官员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地位,甚至可以说,官员作用发挥的好坏影响到一个社会是升平之世还是衰乱之世。王岐山同志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四次全会上指出,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13亿人,不可能仅仅靠法律来治理,需要法律和道德共同发挥作用,并提出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以德治国和依法治国相统一。众所周知,在治国理政方面,我们国家长期实行的是人治,不可否认,法治将是未来的实现方向,但从人治到法治的转化过程中,人治仍将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就是将来实现了法治,也还必须重视官员的官德建设,因为法律法规再健全、体系再完备,最终还是要靠人来执行。中国传统文化中蕴含着深厚的治国理政、管权治吏思想,有着丰富的礼法相依、崇德重礼、正心修身的历史智慧,借鉴其中在今天看来仍有益的官德建设,有利于推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深入开展。《中国古代官德研究》一书无疑在系统研究古代官德思想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值得广大党员干部学习借鉴。
链接:  
    古代许多思想家都把德治、政德看作是国家兴亡、社会稳定的大问题,《尚书》中提出“德惟治,否德乱”。孔子也强调:“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同拱,环绕)之。”又说:“道(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汉代董仲舒再三说:“以德为国者,甘于饴蜜,固于胶漆。”这些主张都是强调以德治国才能治好国,以德理民才能理好民,儒家的这一思想传统一直延续到近代,孙中山更明确地指出:“有了很好的道德,国家才能长治久安。”但道德对国家政治的作用是要靠人去实践的,政德则要靠官员去实践,为政在人,所以,官德是关系国家兴亡的大问题。——岑大利
编辑:zydflz打印网页】【关闭窗口】【↑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