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镇原

您现在的位置: 镇原县党风廉政网 >> 警钟长鸣 >> 正文
麻将桌上失底线 多年奋斗转眼空——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常青案件警示录
时间:2015/8/10 8:53:21 作者:黄瑜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

编者按:

法官一向被视为公平正义的守护人,如果法官惟利而不惟法,则公平难以实现,正义无从捍卫。现实中,少数法官迷失在贪欲中,无视党纪国法,歪曲事实,践踏正义,影响十分恶劣,教训十分深刻。本期,我们选取了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黄常青和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人民陪审员办公室原主任吴远豪违纪违法案,深入剖析,以警示广大法律工作者,警示广大党员干部。

从书记员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常青用了30年。在接受组织调查的20天里,他不时会想起自己30年的人生历程。面对昔日的辉煌和今日的不堪,他常常陷入悔恨中,不能自拔,只有在与办案人员谈起麻将时,才能从中短暂抽离,绘声绘色地介绍着“和平麻将”(广东省和平县一种麻将玩法,赌注很大)的打法,手舞足蹈地吹嘘着曾经的“辉煌战绩”,甚至说:“等我出去了,我们一起切磋,我肯定赢你。”

讽刺的是,黄常青至今都没有意识到,在他起起伏伏的人生中,有一条“黑线”一直牵引着他,缠绕着他,最后勒住了他的事业和家庭,将他拖向深渊。这条“黑线”就是他一直痴迷的麻将。

1 痴迷麻将成为溃堤蚁穴

什么时候学会的打麻将,黄常青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据他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到深圳中院工作,日子比较艰苦,老婆在一家百货门市上班,每天晚上带回一些布料,夫妻俩一起加工到凌晨,围裙每件3角,底裤每件5角,每天有二三十元进账。正是靠着这些收入,家里购置了电视机、电冰箱,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也正是在这期间,黄常青学会了打麻将。

一开始纯粹为了消遣,但手气好的时候,一次能赢几百块,顶得上几十天的加工费,黄常青就“来了精神”。

那种“点上一支烟,抿上一口茶,摸牌切字,也似调兵遣将;断上手控下手,颇带点运筹帷幄”的感觉让黄常青欲罢不能。随着职务升迁,他的麻将越打越大,越打越频繁,从五块十块一局到一百块两百块一局,从一周一次到一周四五次,甚至打起老家的“和平麻将”,一晚上输赢五六万元稀松平常。

赌瘾越来越大的黄常青甚至在自家阳台专门搭建了麻将房。一时间,他家里“麻友”满座,客似云来,欢声笑语,络绎不绝。渐渐地,黄常青在麻将台上迷失了,面对“麻友”的请托,已经不好意思拒绝了;一些不能办的事情,因为一赢钱一开心,也就答应了。很多见不得光的龌龊勾当在麻将台上变得“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黄常青在打麻将中忘记了自己的誓言,忘记了自己的坚守,在麻将桌上任由权力“任性”。他在忏悔书中写道:“他们知道我喜欢打麻将,就经常约我‘三缺一’,说让我喜欢的话,做让我开心的事。自己慢慢感觉众人之上,忘乎所以,啥都是对的,啥都可以做,啥都是应该的。”于是,欲望在麻将桌上不断发酵,强烈地撕扯着黄常青的思想防线,他亦步亦趋,越陷越深。

2 “麻友”其实是损友

黄常青的铁杆“麻友”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人称“黄常青代言人”的蔡律师。

2001年,黄常青就任龙岗区人民法院院长,蔡某便将业务拓展到龙岗。他紧紧抓住黄常青爱打麻将的特点,“勤学苦练”,随叫随到,开车接送,有时开局前先塞给黄常青一两万元作为赌资,牌局中放放水,该吃不吃,该胡不胡,散局后赌债免单,甚至包揽黄常青其他赌债。一次,蔡某看黄常青输得很惨,在送黄常青回家时趁机塞给他5万元,说:“这次输的算我的。”黄常青没有拒绝。

在黄常青买房买车、小孩读书及过年过节等节点,蔡某也适时表示,偶尔还会叫上几个“麻友”陪黄常青旅游,泡个温泉,一路上陪吃陪打。这些都让黄常青感觉十分舒服,对蔡某也是有求必应。

在黄常青眼中,蔡某可能只是个经常在一起打麻将的“小兄弟”。但是蔡某不这么想,外人也不这么想。

多年来,蔡某打着黄常青的旗号揽了不少案件,有时候黄常青甚至连案情都不问就直接帮他给主审法官打招呼。久而久之,大家看着蔡某经常出入黄常青家里和办公室,黄常青也经常过问他代理的案件,于是流传着“龙岗的官司只要找蔡律师肯定能赢”。一些当事人便主动找到蔡某代理案件,一些想给黄常青送钱的老板也让他“带路”,甚至一些法官也要巴结他,希望他在黄常青面前美言几句。这样,蔡某在龙岗是如鱼得水、长袖善舞,而黄常青的口碑却是每况愈下,众人摇头。

3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黄常青酷爱打麻将,下属们自然投其所好。有些法官甚至在同事面前吹嘘“昨天在黄院长家输了2万多”。

看着这帮人和黄常青在一起“如鱼得水”,有些原来愤懑不平的干部也坐不住了。蓝某就是其中一个。蓝某原来是龙岗法院的一名年轻法官,后来因为与黄常青不合被“打入冷宫”。

“整整五年,我每天上班在办公室都无所适从,在电梯里见到黄常青,我都不和他打招呼。但实在是无聊啊,觉得对不起自己这身本事。”于是,蓝某通过蔡律师试图融进黄常青的麻将圈。“他玩的‘和平麻将’我不会玩,几个月就输了好几万。”然而,正是这几个月的“付出”,使蓝某得以调任业务庭庭长,一解胸中闷气的同时,也让蓝某感觉找到了官场上位的“不二法门”。

2009年,一个提拔副处的机会放在面前,蓝某决定再次铤而走险。在一次打麻将时,蓝某趁着其他“麻友”未到,胆战心惊地将一沓港币塞给黄常青,黄常青一边将钱收下,一边说道:“你资历这么老,也到了考虑你的时候了。”果不其然,不久后蓝某得到了提拔。据调查,黄常青先后收受多名下属“麻友”买官行贿款近百万元。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黄常青这种做法,给了踏实干活的“老实人”一记响亮耳光。于是乎,走业务过硬、能力取胜正途的人越来越少,而钻投机取巧、花钱买官“捷径”的却多了起来。然而,这样选拔出来的干部能专心干事、能胜任吗?经查,龙岗法院先后有8名法官因行贿、受贿被查处。这也正如黄常青所说:“找下属打麻将,原本是想和他们打成一片,但此风一长,大家就没有心思干活,风气就坏了。队伍带歪了,我要负很大的责任。”

4 “麻友”圈实质是共腐圈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利益遇到权力时,尤其如此。

调查中发现,向黄常青行贿的几乎都是黄家麻将房的座上宾。黄常青的麻将圈俨然一幅活生生的法院院长“权力图”。这幅图里有律师,也有拍卖老板,有基建老板,也有下属。怀着不同的目的,他们想方设法挤进黄常青的麻将圈,以期在黄的权力庇护下,“雨露”共沾,一起发财。

2005年,蔡律师给黄家的麻将房带来了一个新客人——张老板。张某出手很大方,黄常青说:“他每次打麻将的时候,都会把十几万元港币放在桌边,告诉大家,钱在这,拿不拿得到就看本事和运气了。”张某的豪气做派很对黄常青的胃口,为了拿到这些港币,他不仅给主审法官打招呼,而且还亲自出面协调对方当事人,最终张某的案件以庭外调解“和气收场”。

2007年,黄常青应“麻友”王某请求,照顾其拍得一栋执行标的,随后黄常青打着“解决疑难案件,平息上访群众”的由头,以龙岗区法院的名义向该区国土规划部门申请提高建筑容积率,顺利将容积率从1.6提升至3.2。王某自然投桃报李,事后送给黄常青100万元。

就这样,黄常青一次次被麻将台上的朋友用“交情”和金钱“绑架”,把法律当成麻将游戏的筹码,玩转各种规则,时而游走在法律空隙,伸缩自如;时而挥舞着权力大棒,横冲直撞。黄常青说:“我作为院长,本应远离老板和律师,但自己却毫不避讳,经常和他们吃饭、喝酒、打麻将,勾肩搭背,拉拉扯扯,甚至还觉得这样才显得自己豪爽。但仔细想想,如果不是有求于我,谁会愿意陪我吃喝玩乐呢?”

善骑易堕,善泳易溺。黄常青从事司法工作30年,却知法不守法,懂法而弄法,其结果就是以身试法、身败名裂。

201542日,黄常青被深圳市纪委立案审查,422日,黄常青因涉嫌受贿400余万元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他号啕大哭:“我做了一辈子法院院长,断案无数,判人无数。今天,自己却要从审判席走到被告席,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审判台上的法官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黄瑜 作者单位:深圳市纪委第一案件检查室)

编辑:zydflz打印网页】【关闭窗口】【↑顶部